江却

小号。所有都是放飞自我。

【李杜】现可事2

简化了标题(捂脸)
这次是微博体和聊天体呀。
写的是掉马过程。









「少陵野老:


打卡。

[李白-行路难]」




「杜甫V:


新剧来啦。[撒花][撒花]

[图片]」



评论:


一生一世杜子美:哥哥你居然还记得我们!!哥哥你还记得那个啥子的……一百万粉丝福利吗QAQ还有二百万三百万……再不济凑个整,直接发五百万也可以鸭!


是子美呀:爱哥哥的新一天,新的一天也要努力被哥哥帅醒。今天也要为哥哥走花路做努力[奋斗][奋斗][握拳]


木土不是土木:老杜的新剧《三吏·三别》望多多支持[飞吻]另外大家已经对打榜蓄势待发啦,老杜一定要相信我们么么哒[狗头][狗头]




「少陵野老:


天若有情天亦老,为ta打榜好不好?我为@李白V 的[李白-行路难]打榜!听说MV也能参与打榜哦~ 1」


「少陵野老: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打榜套路少,效果非常好!快来为@李白V 的新歌[李白-行路难]打榜吧! 2」




「少陵野老:


[图片-李白新站子邀请]」



评论:


李白全球后援会:……


木子子木子:我为站子先哈哈哈一分钟,少陵老师真的不加一个粉丝群咩?[捂脸]既然如此,噗通一声跪下求少陵老师后援会考虑一下下吧!


酒与你可兼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新站子邀请[笑哭][笑哭]少陵老师你懂辣么多信息得到又快,还会讲大道理,反正什么都会什么都厉害,加一个粉丝群也好呀!




【你有本事演戏你有本事找对象啊(7)】



白居易:@杜甫 前辈!!!你不能因为行路难和三吏·三别撞了时间,就不给自己的新歌上线广告一下啊!

王维:等等,我刚刚刷到了什么。@杜甫 既然你天天收到的艾特都是这种东西,你还翻?[网页链接]




「杜甫全国后援会:


突兀的对大家说一声抱歉。
以及对老杜的抱歉。对不起。是我们太没用了。

[图片][图片][图片]」




「少陵野老:


不如打榜,撕逼不如打榜。

[李白-行路难]」




【你有本事演戏你有本事找对象啊(7)】


杜甫:没事。反正平时我也不怎么上线,看到的时候也能忽略掉。习惯了就好。

高适:这些怎么不打码?

岑参:@高适 人家专门发给子美看的,哪想着打码?[你怕不是个傻子.jpg]




「元稹V:我和乐天做了配角[兔子卖萌][杜甫-三吏·三别]//白居易V:前辈教会了我们很多,希望还能继续和前辈合作。为前辈歌曲打榜是这样吗?[杜甫-三吏·三别]



杜甫V:


新剧来啦。[撒花][撒花]

[图片]」




「王维V:[杜甫-三吏·三别]//裴迪V:[杜甫-三吏·三别]



杜甫V:


新剧来啦。[撒花][撒花]

[图片]」




「高适V:[杜甫-三吏·三别]



杜甫V:


新剧来啦。[撒花][撒花]

[图片]」




「岑参V: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打榜套路少,效果非常好!快来为@杜甫V 的新歌[杜甫-三吏·三别]打榜吧!」




「杜甫V:


元是我忘了说。电视剧片头片尾我唱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杜甫-三吏·三别]」



评论:


杜甫全国后援会:老杜冲鸭!


杜家公子世无双:我要陪哥哥走花路,我还不能倒下[哭]


杜家女孩不认输:为子美打call!!子美超级超级棒的!子美你看木土家有个发光体……是你呀。我们有你就够啦。晚安啦,子美。[星星][星星][月亮][月亮]




「土木不是木土:


我们家子美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某些搞不过别人搞我们家的粉丝请自重。[抱拳]若你们还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法律手段了解一下吧。

[图片][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少陵野老:


一群傻姑娘……哎。」



评论:


青莲:昏天黑地打了几天榜,求问大大这是怎么了?我们家发生了什么吗QAQ


李夫人:我们家最近与llf家因为打榜原因撕起来了,大大这在感慨?


糊穿地心粉丝放过太白吧:我们家是不是还和als对撕了一大场?大大放心啦,我们家的后援会很完善的~




「木土不是土木:


深夜碎碎念。

我刷到那些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为子美爆哭。

后援会好多姑娘都和我说,她们是一边哭一边举报的。混在打榜中的车祸图、鬼图,甚至是人肉。举报了一遍又一遍。

同时为我是杜家女孩而骄傲,为了净化广场大家都努力啦。这次和子美一起饰演三吏·三别的演员都很棒,大家都有去谢谢他们的吧?子美也很为自己努力呀。有种子美快要藏不住的感觉。

每一天都要为子美走花路做奋斗。


问题来了:

子美到底交了多少隐藏的朋友?」




「少陵野老:


昨晚思考了很久,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有人劝我不要说。

但是我还是想对你们说,没有关系的。

你们要天天开心。

[图片]」



评论:


太白子美我都要:少陵老师你醒醒——你——掉——马——了——快告诉我聚会上给你们拍照的人是谁!还有酒桌旁边吸引你目光的是谁!


白白白白白白白:这是隔壁家杜甫吧杜甫吧杜甫吧???


一见倾太白心:给大家数数。左一高适左二岑参,右一裴迪右二王维,中间两位是白居易和元稹。杜甫在他们正前面方。疑似聚会。我舍友是杜甫粉,她说杜甫微博一整晚在线。我猜测这是忘了自己没退出账号,所以换号的时候没注意。




「李白全球后援会: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我居然邀请了杜甫来后援会当会长?

[我自闭了]」



评论:


一心向太白:微博删了。子美大概觉得他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要子美亲亲抱抱举高高:杜粉落泪。


有酒与你足矣:我还劝少陵老师,哦不子美老师考虑一下后援会,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杜甫V:


我没有关系的。

你们要天天开心啊。

[图片]」



评论:


杜甫全国后援会:我很想说,算了……子美你开心就好。


杜杜杜杜杜子美:哥哥真的有努力抢救了。[哭笑不得]


子美冲鸭:#自家爱豆被别人家后援会邀请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李白全球后援会:


对不起……

#自家爱豆被别人家后援会邀请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


杜甫全国后援会:上……上热搜了……




「杜甫V:


和他没有关系。」




【你有本事演戏你有本事找对象啊(8)】


高适:@杜甫

岑参:@杜甫

     李白加入了本群

杜甫:我喜欢他,和他没有关系。

杜甫:cbhdjsjhdhdhhdgfbfjckkgn










——TBC






「李白V:


@杜甫V

我喜欢你。

[杜甫-三吏·三别]」











广场:带大名的搜索。

黑粉对杜子美做过的事:就是艾特子美然后发鬼图。这些都是表面上的,而私聊有多少就不得知了。

名字缩写:就那几个人,很容易猜的吧……

子美的粉丝量是这么多人之中最少的。杜·沉迷打榜·完全不固粉·子·我想演戏·他们都是童星·美。


粉丝:打榜不算表白。

【李杜】痼疾

没写完。提前发一半。

独立来看吧。

等写完再合起来看更好。

/是歌词。











/从一眼开始解冻/

/甘愿 将最后雪色拱送/

/有幸借你灿烂 于夏夜收拢清风/

/来延续你身后三分春意浓/


杜子美第一眼见到李太白,蓦然地生出淡淡的欣喜与忧伤。他尚且不知这次会面,前头发生过的与后面的即将来临的。

两位仙圣早已在雾气缭绕的天上见过面,相约下凡时,不过去往哪个时期起些争执。醉酒的仙人跌跌撞撞大笑着率先离去,那浪漫的人浪漫的时间却非同寻常的时刻。另一位只好苦笑却也坚定的稍等了片刻,选择了飞扬与苦难并行的人生百态。

当世双杰做不成了,却能够在任何地方留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的篇章。

李太白凝视似曾相识的后生,大笑催促一起饮酒。也不知喝了多少,竟让他有了醉意醉态。杜子美还在认认真真的喝酒,没有听见李太白突然的一声笑。可能见了杜子美第一眼,心就已经醉了。

即使妄图用酒讨伐内心深处的屈从,也不能否认的,从第一面就对他产生莫名的情感。醉眼朦胧之际,矛盾又不稳重。他仿佛感受到内心深处的甜意与涩然。

就像——怎么重来一回,也还会喜欢上他?这位仙人晃晃脑袋没再想,改为去看开始小口小口喝酒的杜子美。李太白注意到了。他看到杜子美的长睫毛下平和温柔的眼睛,盛载着粼粼水波,还有从黑曜石反射的光。被盯着还不舒服的微微扬起头来,用迷蒙雾气掩盖下的眼睛向李太白发出疑惑。

完了。栽了。要命。

事实证明,无论重来多少岁月多少距离,月老都救不回来他的心。



/有来信百般默诵/

/痼疾 饮下良药亦作痛/


李太白死了。得知这个消息后,杜子美并无太大反应。他愣愣,应了一声,重新低下头去看信封。半晌也没拆开。无知无觉的人也是长久没有响动,成了雕像。

信纸上渐渐同多年前洒脱恣意的字体重合。杜子美缓缓地扯开了一个笑容,垂眸拆开友人的信纸。他知道,刚刚不过想李太白了。正如这么多年来的思念,这不过为最平常的一次。

信中担忧许多叮嘱许多,在他读信期间,在这成都草堂之上,风又起了。仿佛拿着旧去时光里收到的太白的信件,不多,每一封都刻在脑中,默背都可。杜子美怀着笑意,陷入沉思。

顽劣的风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又或许它顾及,所以它来了。它呼啸而过,哈哈大笑,嘲弄他人。

李太白是你病根,还是你的白骨。

若需要忘了李太白根治,那便是无药可治。



/饶是才名放纵 也只得三句空洞/

/自当将赘语吞吐缝入腹中/

/剜去未曾被揭过滚滚两遭千疮百孔/


才名才气大又如何,都不过作为身后事存在。后来孩童念“床前明月光”,也念“两只黄鹂鸣翠柳”,还知道李白诗仙杜甫诗圣,可这些都太远了太远了,杜子美不知道,将来他会和李太白在诗坛上齐名,远到等他死去之后,才有人发现他了解他,追随他。

人们开始挖掘他经历的,尤其是与李太白的几次见面。唏嘘感慨,朝他笑着挥手致意。驻足在桥上的杜子美恍惚起来,他并不觉得自己那点经历足以让后人追溯寻找。只愿他们对自己的诗有感触便满足了。

他——也不想自己的心思被世人发现,误解。误解他还好说,只愿不误解李太白。不经意间向一边桥尾看过去,这黄泉路上也怪冷清,竟一人也没有。雾气渐渐散去,有一老人乐呵呵的站在那,问他:“站了那许久,怎么还不过来?”

“……杜甫。”他快步走过去,报上名号后悄悄倒去半碗孟婆汤,殊不知前一个人也这么是这么做的。有欲言又止,被崔府君的背影阻拦的。杜子美的前一个人,是李太白。

“仙人总该有点特别的权利吧。”崔府君长叹。后来竟不知怎地发展出了规则,索性走这条小路的人都被减掉大半碗汤水。



/你我隔着暗火借行文触摸相逢/

/笔锋都不稳重 末尾颤抖划下轰动/

/忐忑这安稳岁月欠奉/


“啊……那李白也太渣了吧。”有女生听完整个故事后,发出评论。旁有人反击她:“你怎么知道那些书信往来不是丢了还是别的怎么样了。”因为一个重名引发的窃窃私语与八卦。

一旁抱着书的杜子美从他们旁边经过,他身后元微之与白乐天紧跟了出来。对此既好奇又不敢问,对于刚入学的他们来说,能见到杜子美已是惊奇了。这叫什么……用现在的话说,叫做批量重生?

而后来……










——TBC

【李杜】在现世可能发生的那点事1

娱乐圈设定。
唐代诗人都互相认识。
杂志问答题!










Q1:“你们是真心想要结婚的吗?”


李:不然,你以为谁能逼我?
杜:……(被抢话筒)
李:也没人能逼他。



Q2:“谈谈你们的初识到相恋的过程吧。”


杜:第一次见的话,严格上来说我第一次见太白并不在洛阳。(笑)不过太白第一次和我真称得上相识确实在那儿。
李:子美那会也有点名气,一群女生嗷嗷叫要嫁给他。
杜:太白的女友粉比我更多,我多是亲妈粉。……啊,女友粉和亲妈粉这个我是不该了解到的么?

(相恋这个问题不能谈吗?)

杜(想笑又忍住):也没有。只不过太白都不记得,第一次向我告白的时候是喝醉了酒,莫名其妙就向我告白了。结果第二天他就忘了。
李(低语):你怎么不和我说?
杜(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骗我的。

高:我说那天谁欺负的子美。
元:你记这么清楚?
高:他丧的一天失联了,得亏那段时间休息,没通告。
白:你怎么样安慰他的?
高:抓了把瓜子听他讲故事,讲完他就满血复活了。
岑:你说的满血复活是指他把太白所有的联系方式删了又加加了又删?

杜:所以第二次他带着酒气来找我,我就条件反射拒绝了。
李:我说我怎么问他都不肯告诉我为什么不和我联系。
杜:太白大概真的被我逼急了。
李:那天晚上听到的应该不止你一个人,怎么都没提醒我?
杜:好像只有摩诘没醉。

王:表白这种事能在喝醉之后说吗?



Q3:对于二人关于他人的绯闻互相会介意吗?

(盯某人)


杜:为什么只给我话筒?我不是特别介意。
李:真的?
杜:当然这些还是少点为好。
李:不会有了。

高:上次没有人拉着我喝酒,真的没有。
岑:就你胆大,三杯倒的子美也敢陪。子美如果酒品不好……
韩:“长恨二人不相从”是我的写的吗?



Q4:你们有小号吗?


杜(黑脸):怎么又不给我话筒?
李(大笑):怕你生气了呗。我的小号是在他被扒完小号之后申请的,“青莲居士”。
杜(小声):你怎么自爆了?
李:和你那是情侣名。

元:我和乐天也有小号。
白(翻微博):嗯。
众:行了我不想看。谁不知道你们情侣名情侣头情侣简介???



Q5:被扒马是什么感受?


杜(不好意思):亲妈粉战斗力max,不小心就掉马了。
李:子美,你又说了什么粉圈词汇?
杜:哎???

后援会:没关系,爱豆您继续。(毕竟自家爱豆的小号被对家后援会疯狂邀请过去这件事,在粉圈传疯了。)

李:要不是因为你小号,我还不知道喜欢我那个一边不联系我不回复我一边在微博上为我投票,子美,你不觉得这样有些本末倒置了?
杜(囧):……

高:谁还没几个小号了?
岑:话说你的小号不会就叫高適?

义山:……
牧之:……

义山与牧之的小号状态:

暗恋中。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