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晴秋陌

小号。所有都是放飞自我。

【双道长】风雨

*星尘,阿箐已归。




天空渐渐暗淡,暴雨将要来临。

此刻,一姑娘静静地靠坐在门旁,丝毫不理会雨水溅落。路过人总会往这边瞧上一眼,应是在等家里人归吧。

可惜,这么好的姑娘居然是个瞎子。


不多时,一白一黑两个身影往这边走来。姑娘有感觉般起身向二人迎去。

她比划了几下,黑衣看着她,用手指在白衣手掌上写了几个字。

白衣开口:“前些日子为你寻着了新衣,今日去询问,下午便可去拿。现在天气多变,我们晚了些许,阿箐你也不用在门口等我们。”

阿箐没点头也没摇头,跟在宋子琛后面慢慢的走进屋。当初他和阿箐在这儿找到无人住之地,不多时又等到了晓星尘归,自是就此住下。

虽此处偏僻,稍远也有村民,见三人皆行动不便,时常来帮忙。


住久了,也渐渐形成习惯。买菜为晓星尘与宋子琛一同前去,阿箐在屋内。但阿箐常常会坐在门边等,想快点“看”到道长们归。

烧饭是宋子琛一个人。本晓星尘不愿闲着,但是一次险些割破手之后,就不肯晓星尘再来帮忙。修仙之人对此小伤并无大碍,但宋子琛却认真:“星尘现在不算修仙之人,魂魄也未安养好,还是不要乱来为上。”

阿箐起初觉得稀奇,后来也就不以为然了。说起二人,还要碎碎念一番。

开饭时,暴雨倾盆。阿箐便比划着要晓星尘讲下雨的模样,没见过似的。宋子琛传达给晓星尘之后,晓星尘有些犯难。

宋子琛顿了顿,写道:“一蓑烟雨任平生。”与阿箐要晓星尘说的不合,但这只是宋子琛要告诉他的话而已。

晓星尘微微一笑,颔首。阿箐感觉到了周身气场不对,料是宋道长说了什么,立刻低下头扒饭。阿箐没有继续追问,晓星尘也就没有继续烦恼。

饭毕,宋子琛收拾完东西之后,雨仍未停。他沉默的在一大一小两人的身后,看着他们站在屋檐下。

像是感觉到了宋子琛的目光,晓星尘转过身来,笑道:“子琛,那老板说阿箐的衣服下午就可以去拿了。我们现在过去?”宋子琛拿起一旁的伞,放进晓星尘手里。

“阿箐一个人在家,可要多加小心。”


熟料出门时渐渐小的雨势,又愈发大起来,不少雨水溅落到二人身上。晓星尘护着阿箐的衣服,有些匆忙的往回赶。

“若还是旧时那样,便不会如此狼狈了。”晓星尘叹了一句。他们走的路向来偏僻,也没地方避雨。

宋子琛没有回应晓星尘的话语,只是把伞倾向晓星尘那一边,小心的牵着晓星尘的手尽量的避开溅起地上的水。


阿箐着急在屋檐底下转悠,“哒哒”的声音敲得心烦。“也不知道道长往回赶了没。”

终于有脚步声靠近了,阿箐猛的回头。确定是道长之后,立刻迎了进来。阿箐的新衣服被放在桌子上却没有人理会。

宋子琛把伞放到一旁,也没有合上,水珠一点一点的下滑,很快那地上就湿了一大片。

然后把晓星尘牵进房间,让他先把身上湿衣物换下来,宋子琛去拿毛巾干衣服。阿箐去做姜茶。晓星尘换完衣物,又被阿箐的一大碗姜茶堵在房间内,最后被二人要求睡上一觉再关心别的事。

宋子琛换好衣服后,和阿箐一同的坐在桌子旁。此刻阿箐才想起来,哦,宋道长其实是一具凶尸——可那又怎么样?

宋子琛有些不自然。他把阿箐新衣塞进她怀里,示意她回房间试试。阿箐本已忘记这衣服的事,犹豫了半会才回房。

等待时,宋子琛看向窗外。这时的天气竟放了晴,阳光照进屋内很明亮。阿箐也感觉到阳光的温暖。

“好看。”宋子琛不知如何表述自己的想法,只能笨拙的为阿箐的发型重新整理,帮她用木簪别起长发。阿箐知晓了宋子琛的意思,嘴角扬的高高的。


晓星尘梦见他刚刚醒过来那刻,他不知道面前的人是宋子琛。记忆停留在自杀那一刻,不觉流出血泪,低喃:“为何……为何。连魂魄四散都不可安宁,硬是要我回来?回来,回来有何用……”

错杀挚友。还要与某种意义上来说因为他,而被炼成凶尸的挚友厮杀。这是对他最大的残忍。

阿箐熟睡,不知这边所发生的事。宋子琛不用睡,但也闭眼养神。本在阿箐成形之地多呆数月亦无用,以为……以为……。宋子琛看到晓星尘,惊喜的也不知用何言语表达。

他无法开口告诉晓星尘,他是谁。想要走近一点晓星尘,却被紧张的喊住。那一刻晓星尘整个人几乎是崩溃的。

 

许久,晓星尘像是平静下来了。宋子琛把拂雪递给晓星尘。宋子琛觉得晓星尘可能不太想触碰到霜华——那把错杀无数人的性命的剑。

 

“子琛,子琛吗?宋道长?还是……还是……”

那晚魏无羡和蓝忘机正好在这里借宿。但已经不止一两天了,也不知是不是知道 晓星尘快要成形。

听到隔壁动静匆忙赶去,此时能开口的只有他们俩。晓星尘认得蓝忘机的声音。

宋子琛抓过他的手,晓星尘没有反抗,但颤抖的手显出他的紧张。

宋子琛写道:“以后有我。”


晓星尘醒来已傍晚,出了点薄汗,身体也好多了。他站在桌子旁能感受到桌子上菜的热气,是刚端出来。

宋子琛转头看到晓星尘,晓星尘感觉到目光也微微一笑,自觉坐好。

——以后有我,死生何惧。



——END

整篇文灵感是我想他们有个好结局,但某些东西依旧在+闲云志里面那句“死生何惧”。

啊如果有问题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最后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 ᐛ 」∠)_

【双道长】未知

#祝自己生日快乐。
#瞎写。想法来源原文羡羡和宋道长分别的时候。






未知的事情有很多。

就像晓星尘不知道自己会割眼。
就像晓星尘不知道自己会救薛洋。
就像晓星尘不知道自己杀了宋子琛。
就像晓星尘不知道自己最后竟会自杀。

就像宋岚不知道两个锁灵囊内的魂魄有没有机会重回于世。
就像宋岚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和晓星尘再见上一面,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就像宋岚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那么一天“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会重聚,一如初见,仍是挚友。

【双道长】寻找

#小新人,第一次写双道长,渣死。x
#请多多关照 (・Д・)ノ
#诸多私设,不知道有没有写过这个梗orz





宋岚好像想要提起嘴角笑一笑,但凶尸又无法做出这表情。只好平静下来,漠然的看着锁灵囊。

旁边阿箐瞪大双眼,略带哭腔的问:“为、为什么,道长为什么不可以像我一样,宋道长你不拦着吗……告诉道长——我,我们——”哽咽的不能继续说下去。

宋岚转头看向阿箐,低声道:“他不同你,非自愿消散。星尘他,怕也是不愿再想起那些事。与其痛苦,不如转世投胎。”宋岚知道,晓星尘多么温和的人。
一定不想面对那些事,即便过去了那么久。

“哭吧,哭过这一遭,便不可多流泪了。星尘也不愿看见我们这般模样。”
说完便起身去捡柴火了。

阿箐泪眼之中看见宋道长一如初见的那身黑衣,背着霜华和拂雪,仿佛孑然一身。又抬头看向远方,魂魄已然不见。
黑夜中星辰闪烁,温柔却又遥远。

阿箐终是失声痛哭。


她明白,宋道长一定比她更难过。

阿箐记得,魏前辈特意来找过宋道长,他有办法让宋道长和阿箐重新说话,阿箐的眼睛也可以试一试,但过程是漫长而痛苦的。
宋道长看着阿箐点头之后,把她交给了魏前辈,但自己却拒绝了。

魏前辈说他找到一个比较适合安养魂魄的地方,但只能维持一年半。
魏前辈还说,不想亲口告诉他那句话吗。

阿菁从蓝家小辈口中套出那句话是哪一句。阿菁好像明白了,宋道长为什么可以坚持下来。阿箐能坚持是因为宋道长能坚持,那么宋道长是因为——晓星尘。

宋岚每天都会去看看锁灵囊。

阿箐哭睡过去,醒来时,发现身上多了一件衣服。是宋道长托魏前辈买的。
“她不愿留下,非要跟着我东跑西跑,也只好多备些衣物了。”


阿箐和宋岚走过很多地方,虽然宋岚从不现于人前,但阿箐还是经常跟着宋岚夜猎,在后面见过许多修士。除了不得接触人以外,这样子的日子似乎特别快乐。

空闲下来时候,阿箐常常会胡思乱想。想道长会不会记得他们,想道长们为什么要受这些苦,想很多很多。

有一次,阿箐忍不住问宋岚:“我们还能见到道长吗?”那么久了,他们还是没有遇见晓星尘的转世。真的会有再见那一天吗?

宋岚微微一愣,然后摇头。“我不知道。”
世上无法完成的事很多,但至少我会努力。


后来,魏无羡和蓝忘机曾与二人相遇,交谈了数句便匆匆分别。魏无羡叹了一口气,宋岚依旧黑衣如故,阿箐虽长大,眉眼间也仍是义城庄向他比划着杀杀杀的姑娘。

魏无羡也没说,他似乎寻着晓星尘的转世,是否属实还待进一步确认。他看着一旁的平静的蓝忘机,笑:“蓝二哥哥,我们走吧。”